最近更新
以“非虚构写作” 耕种记忆心田

以“非虚构写作” 耕种记忆心田

在活动现场,李娟(右)分享了自己的写作心得。

以“非虚构写作” 耕种记忆心田

现场观众在读者提问环节积极发言。

以“非虚构写作” 耕种记忆心田

有观众一边听一边做笔记。

以“非虚构写作” 耕种记忆心田

李娟的新书《遥远的向日葵地》。

  一抹红艳跳跃在书籍的封面上,观众们坐在讲台下翻阅着手中的《遥远的向日葵地》,双眼不时地望向台上那个瘦小的身影。3月29日,作家李娟携新书做客文化周末大讲坛,以“大地上的诗意书写——李娟的阅读与非虚构写作”为主题,与读者们在东莞理工学院莞城校区学术报告厅里相遇。活动当天,不仅有校园里的莘莘学子,还有很多市民慕名而来,一同倾听来自新疆的微微絮语。

  ●文/图:麦炜源

  1巡回五市献上九场分享活动

  《遥远的向日葵地》是李娟继“羊道”三部曲后最新长篇非虚构散文力作,2017年11月由花城出版社隆重推出。在这部新作中,李娟书写了她与母亲、外婆一家人迁徙到阿勒泰戈壁草原,在数年间开垦种植90亩葵花地,历经黄羊啃食、三次补种,又接连遭遇干旱、虫害,直至收获的经历。这一段艰辛却又不乏温情的耕种生活,充斥着人对自然的点点希望。

  3月23日至30日,李娟首次走到台前,来到广州、深圳、东莞、长沙、郑州五座城市,献上九场分享活动,与期待已久的读者见面。此次文化周末大讲坛作为李娟在东莞的唯一分享会,吸引了数百名观众到场。

  当天,在学术报告厅里,热情的观众围了一圈又一圈,,不少忠实读者纷纷上台邀请李娟签名。还有读者表示,李娟书中的世界便是他们追求的“诗与远方”。对于读者的反馈,略显腼腆的李娟脸上满是笑意,在她看来,当下的生活状态是她最满意的。“人最好的生活状态,就是能力大于欲望的时候。现在生活特别好,比以前更舒适。”

  2“碎片化写作”养成写作好习惯

  近几年,李娟已从阿勒泰搬到了乌鲁木齐生活,生活环境的变化并没有令她对阿勒泰产生疏离感,她说道:“我的写作源泉只在我这里,并非系于某个离不开的地方。实际上,我的所有文字都是离开文字背景地后缓慢写成的……”她还解释道,新作标题中的“遥远”并不是对过去那份时光的告别,仅是一种空间、时间上的渐离。

  在大讲坛上,李娟还分享了自己写作的心得,她认为感受力和表达能力都是作家的“必需品”:“其实我的记性不算特别好,老是记不住别人的相貌。但是当某件事情触动到你时,你是想忘都忘不掉的。此外,表达也是很重要的东西,有时候写作会帮助你记起很多东西,是一个很奇妙的行为。所以我很喜欢写作,不仅是创作的过程,也是帮助我发现的过程。”

  对于李娟来说,写作是顺其自然的事情,并不会囿于体裁的限制。“我的散文、小说、诗歌之间的界限是模糊的。我认为自己的创作是非虚构的,从情节到情感,都是非虚构的。就算有虚构的地方,也一定是出于还原真实的需要。以后我也会这样写下去。”

  在日常生活中,李娟还会在微博上发表自己的文字,这种碎片化的写作方式有利于她养成写作习惯。对于未来的写作计划,李娟坦言,自己并没有明确的目标,过去的记忆其实只写了冰山一角,她将继续续写自己的平凡生活。

  ■链接

  东莞作家丁燕:

  “非虚构”是对写作能力的挑战

  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了白俄罗斯作家斯维特兰娜·阿列克谢耶维奇。她的获奖,让越来越多的人提到“非虚构”这个词。同年8月29日,文化周末大讲坛曾邀请过非虚构写作代表人物梁鸿做专场讲坛,在她看来,“非虚构”写作是一种非常自然的书写,“我觉得即使是非虚构写作应该也是多种多样的”。

  近年来,东莞除了邀请名家进行专题讲座,也不乏学者、作家对“非虚构”写作进行探讨。东莞市委党校文化与社会教研部副主任、教授袁敦卫曾在《2013,东莞文学备忘录》中提到,“非虚构”写作更像是一个文学创作中的“异类”。“从文学的基础理论来说,任何作家的任何写作都不可能是‘非虚构’的”。

  虽然对“非虚构”写作带有保守的看法,但袁敦卫还是承认了“东莞是非虚构写作的富矿”这一观点。在东莞,丰富的当代题材构成了作家创作的元素。“以前,阅读虚构文学是获得精神享受,体会别人的悲欢离合。但现在社会的发展,身边有很多事情都需要我们去关心。作家直接反映世界发展当中的现象,反而显得离读者更近。”

  2017年,东莞作家丁燕的非虚构作品《工厂女孩》获第十届广东省鲁迅文学艺术奖。距2013年第一次出版,这部作品所获的奖项已经摆满了一层书柜。同年,与之一脉相承的《工厂男孩》入围《亚洲周刊》2016年十大好书榜单。作为东莞具有代表性的“挖矿人”之一,丁燕近距离、长时间地观察着东莞这座城市的呼吸、心跳,以亲历者的心态,直面现代打工群体的生活真相。

  丁燕认为,虽然“非虚构”是一个热门的领域,但东莞目前从事非虚构写作的作家并不多。“对个人来说,写好非虚构作品,既是写作能力的挑战,也是对自己的个人文学理想的见证。”丁燕坦言,非虚构类的作家应该要有介入生活的热情,要长时间地、深入地、反复地、多角度地对描述对象、描述事件进行观察。面对冗杂的素材,作家还需要大胆取舍,具备掌握词语的能力。

打印本文 收藏本 关闭
相关文章